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葡京娱乐 >

文章标题:你认识的赌徒后来怎样了?

发布时间: 2016-03-02
这是我人生的一个疤。
那个赌徒就是我爸爸。
爸爸一直都在北京,飘了近20年,也算小有积蓄。那年爸爸所在的城中村拆迁了,突然村民们都变成了土豪。大家有钱日子却散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网上赌博了。
对,就是网上美女发牌那种。我看到过但是具体不知道怎么描述。现在偶尔打开某个网站还会跳出来赌博的广告页面。
爸爸一直都是比较懒的一个人,好吃懒做。
看到别人炒股挣钱他也做,结果赶上股市暴跌赔了一笔。
看到别人赌博兴高采烈挣了不少,他也跃跃欲试。
2010年,他在北京开了个小商店,那年我正高中,暑假第一次去的时候,他正在玩电脑。所有的东西上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样子很颓败。印象很深有个小女孩过来买薯片,我从高高的架子上拿下来,一层灰,女孩扫兴的说,这是什么呀,能吃吗?扭头走了。拿抹布擦了擦,日期还很新。爸爸根本无心经营。那时候我不知道,原来爸爸正在接触赌博做着他一夜暴富的美梦。
2011年,爸爸小商店门了。
爸爸找了个城中村里老旧的小屋,阴暗潮湿,他住在里面。
寒假,我去的时候屋里特别阴冷,有一张临时用木板拼起来的床,上面的被子脏兮兮的胡乱铺上去。坐上去吱吱作响。还有一台笔记本,放在床上,有网。外面是锅碗瓢勺和一个电磁炉,脏脏的。
难以描述当时的心情,心酸,难过,带着愤怒。眼泪唰唰掉下来,问爸爸为什么要这样? 他说,我觉得挺好的,你看外面还有一间房子,咱们这是套间。他说,闺女你看看爸爸这局压大还是小。
爸爸从小到大一直很爱我,虽然懒但是正直,08年汶川地震爸爸看着新闻眼泪一把一把,网上募捐也不含糊,学校当时要求捐款我记得我捐的是最多的。因为爸爸说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要尽微薄之力。看到残疾人爸爸从来不会多看一眼,他说别人已经不幸,不要再给他异样的眼光,你也许觉得没什么,但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打击。爸爸一直是我的指明灯啊。
就是这样的爸爸,突然变得让我陌生,恐惧。他的眼里已经没有我,没有家,没有一切了。
可是我还是不忍心扭头就走,我对爸爸讲道理,我跟他说现状,讲未来。可是没有任何改变呢。
2012年,上大学了,爸爸失踪了。
寒假时去了爸爸所在地区的派出所报失踪,警察特别特别好。带着我去了爸爸曾经租住过的城中村小屋,说明来意后,房东特别愤怒的说,他还欠我两个月房租没交呢就走了,你瞅瞅这些是他的东西,一堆破烂。 我看到一个类似狗窝的地方堆着爸爸的破衣服床单被子,心慌,担心爸爸出事。还觉得羞耻。房东说,你把房租给我交了吧。警察说你看她一个小姑娘,你就当发发善心吧。后来,了解情况,采集指纹,送我回家。
2013年,老家有人说在县城看到爸爸。寒假,我回到老家。在一个有人说看到爸爸过的路口,等到天黑。远远看到一个胡子拉碴衣着破烂的男人,眼熟又陌生,他看到我,往反方向跑了。我哭,声嘶力竭,边哭边叫爸爸,你别走,我是你闺女啊。
爸爸住在一个菜农临时搭建的小房子里,环境不做描述,太过糟糕了。当时只有500块钱的生活费,一股脑的给了爸爸。他不要,他说他在一个收废品的厂里打工,一个月1000,管吃。
后来,一有小假期就老家看望爸爸。他慢慢的振作起来。
去了一个厂里,跑业务。买了一身行头,看起来又像我熟悉的他,只是老了很多。
2014年,卡里突然多了一万块钱,爸爸说攒了很久,我自己也不干啥,就给你吧。闺女,对自己好一点。我哭的像个泪人。
同年,爸爸去了北京,开始在一个亲戚那里干活,很稳定,也不辛苦。我很满意。
后来,爸爸说肩膀疼的整宿睡不好,得回老家看看肩膀。我说用不用我陪着,爸爸说不用了。回到老家我们还经常联系的,后来有一天电话打不通了。
我很慌,给亲戚打电话才知道他手机坏了。爸爸得了肩周炎,在县医院治疗。
一周以后,再联系,亲戚说你爸爸已经有四五天没有来了。
不放心,回老家。找遍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小屋,工厂,收废品厂,甚至工业园区所有的能看到人的地方,可是再也没有找到爸爸。
夜里,偶尔梦到爸爸,努力的抓住他,怕他走。早上醒来,特别虚脱。
不知道你在哪儿,但希望你一切都好。我很想念你,如果你愿意,好想你还可以跟我联系。
不写了,眼睛模糊写不出来什么。我文笔不好,只是想记录下来,说说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