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ww.jbs3333.com >

文章标题:台球厅里以赌球为生的人台球技术有多好?

发布时间: 2016-12-14
泻药。刚追完分回来看见这问题,得写
很多人都误解了经常挂杆追分的业余选手,认为他们是职业赌徒,以此为生。实际上这样的人少之又少,至少在长春,在二十年前到十年前很多,现在少了很多。
我不知道南方的情况,但长春这边挂杆有挂杆的惯例,追分同理。实际上和陌生人打钱的情况并不太多,更多的是和熟人挂。理由很简单,互相熟悉知根知底了之后再打,双方把握都会大一些。而且金额一般也都不是很大,一晚上三四百块钱输赢的比较常见,有点钱的人打球一晚上三四千常见,更多的就很少会有了。
对于我们这种业余来说,挂杆往往不是为了赢钱,而是为了练球。一方面涉及到钱自己比较容易认真对待,不会因为态度的敷衍而丧失效率。另外一方面和比自己强的选手打如果不涉及到钱,对方也不会认真对待,这样的话在对抗中学习不到需要的技术知识。而有这种涨球需求的人范围很大,从普通的业余选手到职业中一线底端的选手,都面临这种必须的磨练。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你在一场局子中赢了钱,迟早也会输给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选手。这种零和博弈最后是把金字塔底端的现金向上部集中,虽然赌博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行为,甚至构成犯罪,但是客观来说,这种体制加强了金字塔内的竞争程度,更容易促进台球圈整体水平的进步。
也就是因为大家都懂这个道理,所以很少会出现一次挂杆有大的输赢之后两人之间水火不容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发生在顶尖选手的对碰中,两人关系原本不密切,又因为些什么原因必须要决出个高低,而且有了很大的输赢;另外一种就是碰到真正在钓鱼的人,或者是追分两人合伙坑另一个人钱的情况下,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再说说挂杆时候选手的水平。一般情况下经常挂杆的选手所展示出来的水平都要强于比赛水平,仅次于练球模式。如果两人水平接近,这个时候打的是一个心态,自信心。也许一方一个基本球失误,就会在脑海中上升到“我今天手感不好”这种层次,之后进攻畏手畏脚,对方却信心大增,顺风顺水,差距就会拉开。这种磨练是很锻炼一个选手的自信心的,因为在台球对抗中,信心非常的重要,它体现在这个球能打进或不能打进,这个位能叫细或不能叫细,这个球能k好或不能k好,等等,直接就对清台率产生影响。正因为人不可能是机器,所以信心程度和对自己水平的了解程度是一个选手非常重要的隐形指标。
经常能听到圈内人说一些消息。一些明星大腕私下挂杆的事迹等等,和其在赛场上的发挥如何不同等等,这些都是事实情况。有很多高手被认为是民间高手,他们不参加比赛,就在挂杆环境中占据着金字塔的顶端,有着二线甚至一线选手的水平。而且老一代中八战将,以八零为主的那些人物,在大师赛普及之前,也都是靠挂杆的战绩闻名遐迩,是在比赛正规化了之后才选择了职业选手这条路。所以,真的不能小看那些民间高手。

需要注明的是我在文中所提的一些观点,比如我认为赌钱是一个选手必须经过的磨练过程,并不属于诱导性内容,这点也是统计数据可以显示的现实。另外也需要提醒的是,无论这个东西有多大好处,他都涉及到钱,涉及到赌,涉及到法律,无论如何量力而行,及时止损,切勿沉迷,更不要起骗钱的心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10.18更新一点点
更新是因为今天在一个只有七个案子的小球房,见到了一个在自己练球的狠手。29岁,除了练球就是挂杆的人,从没参加过比赛,我在座位上偷看了一会他练球,以为看到了一个职业选手。至少到了我这个阶段之后看一个人的发力就能直接反映出这个人的大至段位,他的发力我很熟悉,因为我看了太多的比赛。
从发力开始他的准度和控制把我一点点的吓到,直到吓傻。十分钟的散球练习。仅失误一球,边库、远台、大薄球如洞口一般的好似囊中之物。从整体判断,实力应该和二线顶端选手接近。
加上朋友告诉我在他以前的球房旁边,有一个卖烤冷面的,过去没事就到他们店里练球,有赌钱的就接,从没钓过鱼,也从没输过钱。他的球段位大概在国内是一线底的水平,而且是斯诺克功底,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卖烤冷面。后来才知道,他以前在上海集训队曾任总教练,那时庞卫国还只是个教练,后来喝酒喝的手抖,才离开了台球的职业。但我朋友说看他打球手也不抖,可能就是个有刚的爷们,有自己说不出来的苦。
有可能是只有长春这类东北城市才有这样的“隐士高人”,但是再加上我在偶尔去的其他小球房看到的一些追分选手,细思极恐,这样的选手也许在长春就得十几个,甚至更多,这种是参加大师赛分站赛就有可能进三十二强甚至十六强的选手,而且只是业余,我刚看到这位甚至没有师父。
从此之后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面逼,是在长春就进入了茫茫大海的菜鸟一样。